您的位置:首頁 >資訊 > 新聞 > 正文

加碼經濟復蘇之戰 西部大開發進入快速增長通道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 時間:2020-05-22 17:03:56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新時代推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日前發布,強化舉措抓重點、補短板、強弱項,形成大保護、大開放、高質量發展的新格局。

這份萬余字的重磅《指導意見》,被業界視作西部大開發的升級版和增強版,是今后一個時期指導西部12個省區市發展的綱領性文件。沿著這一“路線圖”,西部地區有望進入快速增長通道,加速形成全國一盤棋的區域協調發展格局,為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增添強勁引擎。

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和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強勢推出《指導意見》,意味著地域遼闊、資源富集、發展階段相對滯后的西部地區成了我國經濟發展最大的戰略縱深和回旋余地。

“非常時期,區域補短板正當時。”光大證券認為,推動西部大開發有助于擴大內需,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目前,除重慶外,西部其余11個省區人均GDP普遍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西部開發空間較大,區域協同發展有望成為全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支點。

《指導意見》明確要求,“到2020年,西部地區生態環境、營商環境、開放環境、創新環境明顯改善,與全國一道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2035年西部地區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基本公共服務、基礎設施通達程度、人民生活水平與東部地區大體相當,努力實現不同類型地區互補發展、東西雙向開放協同并進、民族邊疆地區繁榮安全穩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

仔細梳理《指導意見》發現,其不僅從多個方面詮釋了西部大開發的新格局,也為接下來繼續往前推進帶來了諸多政策紅利。

比如,考慮西部地區普遍財力較為薄弱的實際,《指導意見》提出,加大地方政府債券對基礎設施建設的支持力度,將中央財政一般性轉移支付收入納入地方政府財政承受能力計算范疇;依法合規探索建立西部地區基礎設施領域融資風險分擔機制;加強對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項目的用地保障等。

四川省發改委實施西部大開發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這是西部地區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好的時期,我們將迎來西部大開發3.0版。”

濃墨繪就滿眼春。西部大開發戰略實施二十年來成效斐然,12個省區市GDP總量從1999年的1.54萬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20.52萬億元,占當年全國GDP的比重也從17.51%上升到20.82%,對全國發展起到了重要的支撐作用。

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根據國家統計局、地方統計局的歷年數據進行梳理與分析發現,西部大開發二十年間,從GDP總量看,四川、陜西、重慶、內蒙古、貴州這5個省區市在全國的排位有所上升,比如四川由第10位上升至第6位;廣西、甘肅分別下滑了2個位次和1個位次;云南、新疆、寧夏、青海、西藏這4個省區則未發生“位移”。除廣西、甘肅外,其余西部10個省區市GDP總量增長都在10倍以上,尤其是貴州、陜西和西藏這3個省份的經濟增長超過了15倍,其中貴州增長了18.39倍,成為騰飛的標桿。

國務院參事室特約研究員姚景源認為,這段時間西部地區以追趕為主要目標,通過自身的高速經濟發展已經使得東中西部發展不平衡的問題有所緩解。從其發展進程來說,現在也正面臨一個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增長的理念和實踐轉變。

不少人認為,雖然國家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支持西部發展,西部地區發展近年來也表現亮眼,尤其是近十年來西部地區GDP增速持續領跑全國,但是當前距離實現區域經濟協調和高質量發展的目標差距仍然較大。

從《指導意見》來看,要想到2035年實現與東部地區大體相當,在未來的十五年里,西部地區必須保持遠超東部地區的GDP增速。

針對西北地區發展弱于西南地區的不平衡,《指導意見》提出,要加強西北地區與西南地區合作互動,促進成渝、關中平原城市群協同發展,打造引領西部地區開放開發的核心引擎。推動北部灣、蘭州—西寧、呼包鄂榆、寧夏沿黃、黔中、滇中、天山北坡等城市群互動發展。

這份長達萬字的《指導意見》傳遞出一個強烈的信號:開放是最大的機遇。下一個十年、二十年,積極參與和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對西部地區發展至關重要。

這意味著,西部地區12個省區市,誰先將開放作為發展的重要內涵并強力推進,誰就有可能獲得更多開放紅利,在新一輪大開發中站上潮頭。

受多重因素影響,當前西部地區開放程度依然不夠高,對外貿易額、利用外資額、對外投資額分別占全國的7%、10%、8%,表明西部地區對外開放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對此,《指導意見》要求借助“一帶一路”建設,加大開放力度,通過支持重慶、四川、陜西打造內陸開放高地和開發開放樞紐等措施,提升開放環境;要求西部地區對外開放由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逐步向規則制度型轉變,改善營商環境;同時強化開放大通道建設,尤其是加強中歐班列樞紐節點建設等……將西部地區打造成為向西向南的開放前沿,西部大開發不僅是在培育區域發展的新動能,也將為我國經濟發展提供更多空間。

不同時期的西部發展都離不開政策驅動。比如,《指導意見》明確提出,“支持在西部地區建設無水港”,這對內陸省份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加強開放競爭力的機會,四川已經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比如,自今年初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提出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以來,川渝兩地合作交流愈加密切。比如,重慶兩江新區與四川天府新區近日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在探索內陸開放新模式、推進交通互聯互通、推進產業聯動發展等方面深入合作。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