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資訊 > 熱點 > 正文

豐巢收費背后:覆蓋100多城去年卻虧近8億 資本暗戰早已打響

來源:央視財經 時間:2020-05-18 13:49:37

覆蓋100多個城市,去年卻巨虧近8億元!豐巢堅持收費背后,資本暗戰早已打響…

最近,豐巢快遞柜超時收費備受消費者關注。

4月30日,豐巢宣布對非會員用戶實行超時收費,快件免費存放12小時后,每12小時收取0.5元超時“保管費”,3元封頂。這一舉動迅速引起了極大爭議。 短短一周多時間,全國抵制快遞柜收費的小區迅速增加。據不完全統計,僅僅在上海市,“對豐巢說不”的小區就達一百多個。

從免費到收費,“豐巢”出爾反爾?

最近,上海中環花苑小區火了,作為上海第一個宣布停用豐巢快遞柜的小區,這個小區的業委會在5月10日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刷爆網絡。

上海、杭州、廣東等多個城市的小區紛紛掀起“抵制豐巢”的行動。

上海市民:我被動地去豐巢拿東西,不但付出時間成本,還要付費,那當然是不合理。

浙江杭州市民:這樣感覺挺不合理,上班族有時候會耽誤,12小時時間太短了。

為何將免費保管期設為12小時,而不是更長的24小時呢?豐巢方面表示,公司創立5年來,在全國100多個城市鋪設超過18萬個智能柜,很多小區已經無法再增加快遞柜數量,必須提高柜子周轉率,用收費的方式催收件人盡快取走貨物。

深圳市豐巢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區負責人 周官遴:我們入駐小區要付場租費用,包括電費、平臺運行費用和人工成本。上海周轉率大概在75%左右,但是滯留24小時以上的快遞大概占比20%,這非常影響末端格口的使用。

但業主們表示,豐巢當初進小區時,并不是這樣承諾的。

上海市中環花苑業委會主任 何劍:他們的客戶經理來的時候,當時口頭承諾,這個對用戶免費。我們把快遞柜引入小區,也是作為一種半公益的配套來使用。

實際上,原本被看做半公益性質的快遞柜,早在向消費者收費之前,就已經向快遞公司收取費用。

快遞員:我們每件花費0.4元、0.45元吧,快遞員自己承擔??隙ú惶敢夥胚@里,那要錢。但家里沒人,沒辦法送肯定要放這里,不是說跑第二趟麻煩,簽收率跟不上。

相比是否收費,此次風波的核心爭議還涉及到消費者選擇權和知情權的問題。

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成員邱寶昌:快遞經營者未經收件的消費者同意,擅自將快件存放在快遞柜,侵害消費者的知情同意權、自主選擇權和當面查驗權。如果沒有合同約定,消費者可以拒絕付費。

5月13日,國家郵政局約談豐巢公司主要負責人,要求豐巢調整完善收費機制,回應用戶合理訴求。

豐巢15日深夜發表聲明向用戶致歉,并表示,使用智能快遞箱投遞快件,需要征得收件人同意。此外,豐巢還把用戶免費保管時長從原來的12小時延長到18小時。

群雄逐鹿,物流企業爭相投放快遞柜

豐巢的致歉聲明和延長到18小時的免費保管時長,似乎仍沒能完全平息消費者的不滿和疑惑。

讓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是,豐巢為何冒著得罪用戶和損失市場份額的風險,仍然堅持“超時保管”收費的政策呢?收費之爭的背后,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誕生于2015年的豐巢,經過連續4輪融資,總規模已達55.7億元;

2017年,中國郵政控股速遞易,正式進入智能快遞柜行業;

2018年,菜鳥又推出菜鳥驛站智能柜;

2019年,京東也在各大城市投放自營快遞柜。

國內智能快遞柜市場份額:目前豐巢市占率約44%,覆蓋100多個城市;中郵速遞易市占率約25%,覆蓋300個城市;京東自提柜覆蓋26個城市??爝f柜已成為各大電商、物流公司的火力爭奪焦點。

央廣財經評論員王冠:資本爭相進入快遞柜的行業,可以以快遞柜作為入口,發展社區的O2O,也就是線上和線下模式的融合,這應該是業內公認的“陽謀”。在未來,它會逐漸催生和發展出一個包括吃住行、娛樂等完整生態鏈的第三方平臺,也會有進一步的增值業務,應該說這是一塊巨大的利益蛋糕。

 

在這撥“對豐巢說不”的浪潮中,作為豐巢目前最大的對手,背靠四通一達和阿里巴巴的菜鳥驛站馬上宣布繼續免費保存。

上海交大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陳欣:站在阿里系的角度,它肯定不希望豐巢的模式能夠得到快速推廣。

面對網上幾乎一邊倒的輿論聲討,以及多個小區拒絕使用豐巢快遞柜的現象,豐巢方面并沒有讓步的意思。

豐巢科技首席營銷官李文青:超時收費肯定要去做,否則就沒有辦法給用戶提供服務了。

就在宣布收費新政的五天后,豐巢控股股東順豐宣布并購中郵速遞易,重組之后,豐巢的市場占有率將提升至69%,成為中國快遞柜行業市場的絕對“老大”。其競爭對手菜鳥網絡在阿里的支持下,也在瘋狂擴張。

但高市場占有率不意味著盈利,公開數據顯示,豐巢2020年一季度虧損2.45億元,2019年虧損7.81億元。而中郵智遞2019年虧損5.17億元,兩大行業巨頭2019年合計虧損近13億元。

上海交大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陳欣:市場份額上升,帶來競爭的減少。但公司確實虧得挺厲害。豐巢快遞柜因為前一段時間巨虧,所以它的凈資產已經支撐不了太長時間。

快遞柜行業是典型的重資產行業,在其成本結構中,購買柜組與小區入場費是前兩大支出,邊際成本的遞減效應并不明顯。錢燒完了,盈利卻跟不上,這成為了眾多快遞柜行業的共同難題。

擺脫“燒錢”困境,走好“最后100米”

從之前的免費存放,到現在的超時收費,豐巢的新措施能讓公司扭虧為盈嗎?給當今快遞柜行業的生態模式帶來什么樣的啟示呢?

智能快遞柜市場,似乎遭遇了一種惡性循環。從“免費寄存”到“超時收費”,快遞柜始終在探索盈利模式,卻至今沒有答案。

國際上,一些國家已經有完善的快遞柜設施配套,基本上都向用戶提供免費服務,并實現了盈利。

在日本,不少快遞柜都劃入物業的管理范疇。如遇快遞超時未取物,也會取出代為保管,或送到居民家中,這筆費用就包含在物業費中。

在美國,快遞柜投入成本與節省的快遞員成本能夠相互抵消。德國的快遞柜因為鋪設量足夠大,快遞郵寄站甚至能保留快遞長達9天。

而此次豐巢會員制度的上線,也許是持續虧損下的無奈嘗試。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在當前階段,一定考慮生態協同的最優化,而不是考慮商業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說生產領域得到最好的優化,我相信就像自來水管一樣的,上游的水源更充裕,下游企業自然就不愁賺錢。

2019年10月1日實施的《智能快件箱寄遞服務管理辦法》中規定,設立在小區內的智能快件箱服務,應當納入小區物業的服務范圍,合理保管期限內不應單獨收取費用,并妥善做好保管期外的服務銜接。對于超時使用的,應參照公共服務價格管理方式進行收費。

央廣財經評論員王冠:一方面,從便民、提高效率的角度,要給他們支持;另一方面,快遞柜企業也不能有懶漢思想。因為一旦占據了公共資源,之后就坐地收費,這顯然從法理上,和基本市場的規律、原則上是行不通的?,F在要倒逼他們高質量發展,進一步探求新的、可持續的商業模式。

豐巢快遞柜超時收費引發的爭議,凸顯了一個事實:隨著人力成本的增加,“最后100米”是消費者對電商快遞服務體驗最直觀的環節,但卻一直是快遞行業效率提升的瓶頸。 這個環節集中了快遞公司、快遞員、豐巢、物業和消費者之間交錯的利益博弈。 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矛盾的交織點要盡可能減少跟消費者的摩擦,快遞柜企業、快遞企業、上游的三家企業還是需要坐下來談,不然的話,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可能受委屈了。

多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